遇見,護你餘生
小說推薦遇見,護你餘生遇见,护你余生
“顾医师在,先不必去研究所,舍近求远。”
阿坚沉稳的声音让阿盛感到一阵心安,不舍的收回手臂,只用眼神紧紧盯着脸色苍白的谭熙。
方千金 小说
阿坚将人放到一旁的休闲长椅里,顾凯快步走到近前,搭过谭熙的脉,低声说道:“傅太太。。。大脑曾经受损,刚刚情绪太过激动,恐怕刺激到受损部分区域。。。”
顾凯说着,不自觉的看了阿盛一眼。
阿坚在一旁轻咳一声,顾凯读懂他的眼神,变换了措词:“一时。。。劳累过度。”
“太太劳累过度晕倒,回傅宅。”阿坚抱起谭熙,大声说道。
阿坚的话给今天发生的事定了性质,所有保镖都不敢乱说,跟着上了车。
“顾医师,太太身体尚未恢复,一起走一趟吧。”阿坚将谭熙放进车里,看向顾凯。
顾凯点头上车,阿盛失神的跟到车旁,却是被阿坚拦下,没有半句言语,只是用眼神警告。
秦司年也欲上车跟去,也被阿坚拦住,“秦先生请回,太太醒了会联系您。”
气到无语,可看着阿坚面无表情的脸,秦司年硬是无话可说,只能原地瞪着站在一旁的人,不说话也不离开。
无视他的存在,阿盛看着车队驶远,直到完全消失在视线里,才默默走向自己的车。
肖强已经看傻,见阿盛离开,拉起伊宁追在他身后。
坐进车里,肖强启动了车子,回头问道:“盛哥,我们去哪?”
阿盛只是看着谭熙车队离开的方向发呆,久久不回答,久到肖强息灭汽车,静静等待。
天色渐渐暗了,阿盛忽的转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伊宁,伊宁的脸上已经红肿,手印清晰可见。阿盛伸手轻触她的脸颊,盯着手印的眼神满是怜惜,轻声说道:“一定很痛。”
心中一阵感动,伊宁委屈的轻喊:“阿盛哥。”
伊宁的声音把阿盛拉回现实,眼神忽然变得锐利起来,看得伊宁心中一惊。
手滑到她的脖颈间,阿盛猛地扼住她的呼吸,伊宁惊恐的张大双眼,却是喊不出声。
“下次再惹怒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阿盛冰冷的声音,听得前排的肖强背脊发凉,劝说的话卡在喉咙却是不敢说出。
伊宁吓到不断的眨着眼睛答应,脸因窒息而憋得通红。
阿盛松手的瞬间,伊宁咳到眼泪直流。
“去药店。”阿盛沉声说道。
肖强不敢多问,驾车驶去。
“去买些消肿止痛的药膏。”阿盛从后视镜看着肖强,“打的那么重,她的手一定很痛。”
肖强无语,开车到一家药店,买了消肿止痛的药膏,递到阿盛手中。
“去傅宅。”
心中佩服阿盛的勇气,肖强将车子开到山脚下,阿盛让他停了下来,自己打开车门欲下车步行到傅宅。
“盛哥”肖强喊住了阿盛,终是忍不住说道:“盛哥,傅太太是漂亮,可也不至于让你如此。”
阿盛看着肖强沉默了良久,久到肖强后悔自己说话。
“如果你心爱的姑娘,为你挡子弹而差点丢了性命;不惜答应嫁给自己不爱的人,只为换一个救你回来的机会;在知道救不活你时,愿意陪你一起死。。。这样的姑娘你会放手吗?
世人只知道她美丽,只知道我为了她躺进水晶棺,又有谁知道她为我做的一切,何况我只是她身边一个普通的保镖,保护她原本就是我的职责。”
回忆着往事,阿盛心中翻涌,眼睛微酸,手不自觉的摸向自己肩头牙印的位置,那是谭熙留给自己一生的印记。
肖强和伊宁听到阿盛的话,均是惊到长大嘴巴,说不出话。
伊宁原以为喜欢谭熙只是阿盛自己的执念,却不曾想谭熙也为阿盛做了很多事,谭熙真的很爱阿盛,伊宁终于明白自己的差距。
“肖强”阿盛很少叫肖强的大名,肖强郑重的点头,看着阿盛。
“如果你想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就永远记得,无论什么时候见到她有危险,一定要保护她,不管她是傅太太还是谭熙还是。。。将来傅延泽孩子的母亲。。。我会感激你。”
阿盛说的郑重又虔诚,居然让肖强心中生出一份责任感。
“盛哥放心,我懂,我会保护傅。。。谭熙。”
听到肖强的停顿,阿盛苦笑一声,“她永远是我的小姐。”
“保护谭熙小姐。”肖强立刻改口。
“阿盛哥,我再也不会去招惹她,也会。。。保护谭熙小姐。”伊宁在一旁弱弱的开口。
阿盛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阿盛哥,我终于明白你们的感情,可你也。。。别拒绝我对你的喜欢好吗?我只想跟在你身边,天天能见到你,不奢望你能喜欢我,只想像你守护谭熙小姐一样守护你。”
伊宁心中已经绝望,只希望阿盛不要拒自己于千里之外。
沉默了一会,阿盛终是没说一句,把药膏放到伊宁手中,打开车门向着傅宅走去。
……
傅宅里,傅延泽站在床边,眼神审视的看着阿坚:“熙熙怎么会晕倒?”
“太太讲完课出来,想在校园里走走。。。然后就晕了,怕是讲课累了。”阿坚答得面无表情。
傅延泽看向站在一旁的顾凯,等着顾凯的答案。
“已经为傅太太搭过脉,确是劳累所致。”顾凯答得有些心虚。
“顾医师怎么想起去学校?”傅延泽看着顾凯,眼神犀利。
“一直听说傅太太在专业领域颇有成就,只是从未见识过,今天空了就想去看看,不想正好赶上傅太太晕倒。”这次顾凯答得坦然。
别闹,姐在种田
傅延泽点了点头,“顾医师今日便留宿在府上吧,明日等熙熙醒了,看看药方再离开。”
顾凯点头答应,心中却是一阵失落,原以为傅延泽会像上次在游艇时要求自己陪在谭熙身边,自己已经准备好答应。
“傅太太如果有事,随时喊我。”顾凯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
坐在床边看着谭熙,傅延泽轻声说道:“阿坚,我是不是不应该答应熙熙去讲课?”
“阿坚不知,但太太在台上讲课的时候光彩照人,太太。。。应该是开心的。”
刺客列传
傅延泽转头看了看阿坚,居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挥手示意阿坚出去。
管家林叔轻轻敲了房门,“少爷,阿盛在门口,想见您。”
阿坚离开的脚步顿住,“我去赶他离开。”
傅延泽摇了摇头,示意阿坚离开,自己皱眉思索。
“少爷不必费神,见了人便知道是何事,看看态度,也好想应对之策。”林叔依旧笑呵呵的说。
傅延泽又想起韩殇的话“成精了。”
“带他到二楼会客室。”
林叔应着出去了,又吩咐人备了茶点招待。
来到会客室,傅延泽已经坐在里面,阿盛径自坐到对面的沙发里,两人沉默对视。
傅延泽忽然觉得阿盛比之前似乎成熟了不少,人也更加沉稳,就连气场也变得冷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