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宗門有本山海經
小說推薦我的宗門有本山海經我的宗门有本山海经
第九十六章:安卉入星辰楼
太渊峰。
御兽宗。
宗门大殿。
陈远航手指敲击着主位上的玉石,若有所思。
脑海中的三大任务,一个比一个困难。
第二系列任务:建设宗门(3)!
任务要求:为新收弟子寻到合适的御兽。
覆手 小說
时限:290小时25分04秒
任务奖励:阵阁
任务失败惩罚:抹杀宿主
第三系列任务:扬名(3)!
任务要求:迦南郡宗门排行大会夺冠,特殊要求:门下任意弟子亮相。
时限:1197小时25分04秒
任务奖励:深渊试炼场
任务失败惩罚:抹杀宿主
第三系列任务:扬名(4)!
任务要求:揭开仙乐国七子夺嫡的内幕。
时限:14799小时25分04秒
任务奖励:柳神
任务失败惩罚:抹杀宿主
目前最容易的是建设宗门(3),最困难的是扬名(4)。
仙乐国七子夺嫡的内幕?
太古 神 王
这都是些啥?
“都来一趟宗门大殿!”
影帝重生剧本
沉思片刻,陈远航还是准备召集全部弟子,他准备先将第二系列任务:建设宗门(3)完成,随后开始准备前往迦南郡,现在十万孤山的事情已经基本处理完了,十万孤山留白罗阳等人就好了。
“嗯?骚包呢?”
他还发现风轻诺没在,不由好奇问道。
“师尊,骚包师弟估计在悟道碑!”
江晚吟在下方,没点正形,坐在滕阔肩膀上,一双小脚丫晃来晃去,还时不时丢一枚朱果入口。
“你这丫头,没点正形!”
陈远航无奈,估计也就这丫头敢在这宗门大殿内如此肆无忌惮。
“师尊,您凶我!”
江晚吟瞬间变脸,大眼睛中噙着的泪水正汹涌成灾!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大个,你快调整好位置,让晚儿坐舒服些!”
陈远航急忙开口,让搬山猿滕阔调整好位置,让她坐舒服一些。
其他人见状,无不头疼,现在在御兽宗,形成了这么一条潜规则:惹谁都可以,哪怕惹了陈远航最多被揍一顿,但惹了江晚吟,那可就麻烦了!
毕竟,这小丫头陈远航见了都怕。
若说,在这御兽宗有谁还能治得了她,那一定是白花。
“你个死丫头!快下来,没规没矩的!”
果然,白花开口,江晚吟连挣扎都没有,乖乖下来了,只是那嘟起嘴巴,估摸着可以挂上去一只搬山猿!
“哼~”
音调微微上扬的哼声响彻整个大殿。
“师尊!我来晚了!”
这时,风轻诺进来,面色有些不自然,咬着牙龈,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光。
“怎么了这是?”
风轻诺这种神态,陈远航还是第一次见,不由有些好奇,在他心目中,风轻诺是一个性格极其开朗的人,心里也藏不住事,无论什么事情都一吐为快,怎么此刻却见他双目之中闪烁着愤怒的火光。
“怎么了这是?”
见他还是不是愿意说,扭扭捏捏的样子,反倒让众人更加好奇了!
“师尊,我想出宗门一趟,去迦南郡!”
最终,他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他胀红的脸色和愤怒的眼神,让众人都意识到事情不那么简单。
“何时?”
见状,陈远航也不再纠缠是什么事情了,直接答应,毕竟,迦南郡他也要去一趟,实在不行,就让他还可以让鲲鹏穷奇大等兽跟着风轻诺。
“明日!”
“好!不过有件事情,我需要点醒你,无论何时,你都是我御兽宗的弟子,是我陈远航的七弟子,无论你做什么,宗门,我,还有你的师兄弟都会为你撑腰!”
陈远航沉声道,刚刚风轻诺的扭扭捏捏,他虽说不在意,但终究是有点不喜。
不熟练的两人
“是,师尊!”
风轻诺自然听到了陈远航话语中的不悦,当即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说出来,只是他湿润的眼眶中煞气凛然。
“本宗今日唤你等来,是有几件事情!”
“其一:安卉,姜云升,梁长老,郭焱一来宗门亦有些时日了,可以前往星辰楼中,试试机缘!切记,一切随性,不可强求。”
“其二:待你等领取功法后,便可前往山海经世界中尝试收服异兽,关于这点,本宗提醒你等,山海经世界中的异兽,皆是独立个体,有着自己的思想与性格,在尝试收服时已心触之,切不可硬碰!”
“其三:本宗早些年,曾暗自许过誓言,一生只收九徒,今日,九徒已满,今后,我御兽宗发展便靠你们了,今日起,你等可出山历练,也就是说从今日起,尔等可以收徒了。”
九星 小說
“其四:本宗过些时日有事需要去一趟迦南郡,你们有谁要跟我去?”
陈远航话音刚落,下方的江晚吟一蹦三尺高,晃动着自己的小爪子:“我我我!师尊我!我!”
可惜,陈远航就像没看到一般,视而不见,惹得这丫头小嘴巴鼓得圆圆的,鼻息间喷薄出灵气化作一条条小虬龙。
“师尊!我去!”
“师尊,我去!”
一时间,所有人都愿意前往,惹得陈远航自己也不知道带谁去了!
最终,白花,紫衣,以及江晚吟这个一起跟去,其余的人可在宗门修炼,也可外出历练,至于白罗阳,梁长老二人则是镇守宗门。
……
星辰楼。
安卉望着的一幕心中无比震撼,甚至一时都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
满天的星辰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芒,柔和而温暖。
望着眼前不断掠过的星辰,她情不自禁地将手伸想要抚摸这些形状各异,却可可爱爱的星辰。
嗡!
她的手划过,星河内荡起层层涟漪,像是某种波动,,一圈一圈地荡漾而开,直到很远很远。
而她更是忘记了所有,在这璀璨的星河中,欢快的渡步。
她越走越远,身边的星辰明灭又闪。
渐渐地。
她走到了星河的尽头。
这里是一处断崖,深不见底,幽黑冰冷,崖下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这里星光照射不进来,星河也在此处断裂。
一股冷冽刺骨的气息自崖底传来,这股气息,弥漫着死亡、焦虑、紧张、愤怒、悲伤、痛苦等等。
无情无尽。
“这是哪?啊!”
安卉苏醒,惊恐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待她反应过来,已完全来不急,整个人径直落下这深不见底的断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