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上朝
小說推薦公子上朝公子上朝
当晚。
胡太鬼鬼祟祟的带着青国使者,从后门的走进了胡唐的书房……
胡唐似乎早有预料,在书房中已经泡好了茶水,看着胡太,这个孙子,虽然做错了一些事,但是悟性跟能力在这里,还有救……
再说了,年轻人那有几个不犯错的?
“爷爷!我带使者来了!”胡太小心翼翼的对胡唐道。
他虽然感觉猜中了爷爷的心思,但是还是有些怕又犯错了……
看着他忐忑不安的样子,胡唐教训道:“胡太,男子汉大丈夫,要敢作敢为,不要怕错,就怕不做!”
听着爷爷的教训,胡太脸色一动,知道没有做错了,爷爷还是
有心思让自己当族长的,立刻道:“是!爷爷!谢谢爷爷教诲!”
“去吧!门口守着!”胡唐一挥手道。
胡太立刻去了。
胡唐对青国使者道:“使者大人,我们坐下谈!”
青国使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请!”
……
峨光 小说
荒芜的沙漠,枯树上停满了秃鹫……
一片车队在远方出现,缓缓的前进着。
忽然。
枯树上的秃鹫一个个怪叫着,振翅飞了起来,飞向天空……
王览书坐在马车中,脸色蜡黄,有气无力的样子。
没办法进入沙漠之后,他就水土不服的生病了,同样不舒服的还有好几个随从……
没办法,他们这些人一辈子都没有来过这么荒芜的沙漠,这种气候,让他们简直活不下去……
那些野蛮又可怕的北疆人,就是在这样的地方生存的啊?难怪他们会如此凶悍善战……
一行人进入了一片峡谷,周围倒是枯树,枯树下有无数的白森森的骨骸,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李仕铭本来在这片地方休息一下的,但是看到此景,警惕了起来,指挥众人道:“加速前进,不要停留!”
众人也有些害怕,驱赶马车继续前进……
刚前进了几百丈。
“嗯?”李仕铭突然脸色一变,一挥手道:“停!”
众人又纷纷停了下来,这是干什么?刚叫加速,现在又叫停下来?
虽然主使者是王览书,但是他现在生病了,也只能是李仕铭指挥了……
突然。
嘎嘎嘎!
一阵古怪秃鹫怪叫,跟着从峡谷周围钻出来一个个蒙面灰衣人……
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冲了出来,冲着众人一阵怒吼:“杀!杀光这些大奉狗贼!他们有的是宝物!”
“杀!”数十个蒙面灰衣人,从峡谷冲了出来,拉动长弓,射出无数的箭矢,朝众人射了过来……
“保护大人!上!”那些大奉士兵一个个大喊起来,为首的将军,立刻抽出长剑冲了出去……
他们是派来保护着使者的精兵,一个个武艺不凡,但是对方也十分强悍,射出的箭矢十分犀利……
顿时已经三四个士兵倒地不起了。
为首的将军被几个灰衣人围攻,只能自保。
看着这些蒙面灰衣人朝马车冲了过来,将军脸色都变了,他奉命保护众人去北疆,当然知道自己的责任重大。
要是众大人出事了,那他还有什么脸面回去?
这个情况,回不回的还是两说了。
这一路过来,第一次遇到袭击,还是在这荒芜的沙漠戈壁中,哪有什么救援啊……
可恶!只能拼命了。
但是围攻他的几个灰衣人也是高手,联手挡住了大奉将军的突围……
眼看十几个蒙面灰衣人冲到了车队中了。
突然。
“狗贼!受死!”一声怒吼,一道冷冽的剑光呼啸而出。
噗!噗!
两个蒙面灰衣人被剑光扫中,尸首分离,倒下来……
只见礼部侍郎李仕铭手持一道长剑,剑光凌厉无比,跟十几个灰衣人打在一起了……
这……礼部侍郎还是个剑道高手,而且修为剑法极高?
众人都惊呆了。
只见李仕铭剑光如电,身形如风,一连串的剑招施展之下,那些蒙面灰衣人没有几个是他的对手。
顿时倒下了七八人,王览书透过窗台看着这一切……
“上天保佑啊,原来李大人还是个武林高手啊!”
那为首魁梧大汉,见状怒吼一声,从山坡上冲了下来,朝李仕铭杀了过去了……
可恶,根据情报,大奉人带的高手并不多啊,怎么这个看起来好像是文官的家伙,会这么厉害……
特么,情报有误啊。
魁梧大汉跟李仕铭大战在一起,两人连续对招,一时间难分上下……
但是,大奉这边,看见礼部尚书居然如此神勇,一个个士气大振,拼命起来,让蒙面灰衣人一时间无法攻破他们的防御,只能纠缠了……
魁梧大汉急了,大喊:“给我杀!杀一人奖励一百银!”
随着他的大喊,那些蒙面灰衣人一个个凶光毕露,也拼命了……
特么,鸟为食亡,人为财死,拼命了!
但是,刚开始拼命……
咻咻咻咻……
一连串的箭矢,突然从天而降的爆射下来。
噗!噗!噗!!
一个个蒙面灰衣人被箭矢射中,洞穿了身形,惨叫连连……
突如其来的箭矢,让为首的魁梧大汉都愕然了,扭头看去……
哒哒哒哒哒哒……
一阵马蹄震动的声响,只见数十个身穿银甲,英姿飒爽的女骑兵,骑着战马冲了过来,举起来的旗帜中,有一个大大的北疆文字的月!
看到此景,魁梧大汉脸都绿了,惊呼道:“糟糕了!是月女军!”
看来任务失败了,特么,月女军怎么突然杀来了?
“撤!”魁梧大汉大喊一声,刀光璀璨的朝李仕铭连续攻击数招,逼退了李仕铭,夺路而逃……
其他蒙面灰衣人也是飞速的跟了上去……
而狂奔而来的月女军,为首的女将军一挥手,一队月女军朝那些灰衣人追杀了过去,她带领的月女军,朝大奉人冲了过来……
战马涌动,环绕着大奉人的车队起来……
李仕铭看见此景,并没有放松警惕,他们来北疆,还没有正式给北疆发文书,现在被围住了,被当场敌人斩杀了也不一定。
不过,为首的将军出语惊人的道:“你们是大奉的使者?我们盟主等你们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