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
小說推薦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
夏青阳抹平了抽搐的嘴角,然后随便找了个神殿钻进去呆着。
圣人的小脾气,来得令他猝不及防。
不过他这就彻底好奇起来了,问:“那二师伯对我没什么意见吧?”
老黄说:“能有什么意见?有意见的都已经弄死了,现在二老爷对截教早就没意见了。”
夏青阳的嘴角又忍不住抽搐了起来……这元始天尊对通天教主到底是在闹哪样呢?
这时老黄又说:“小徒弟你肯定是被二老爷在封神大战时表现给吓着吧?”
“其实二老爷实在是被三老爷给气得没办法了,这才动手帮他剪除教内德行不足之人。”
絕世 戰 魂 小說
“三老爷传道向来有教无类,结果截教内也是藏污纳垢鱼龙混杂,现在许多为恶的手段都是那些截教门徒手里传出来的。”
“截教是凭借了人族气运立教,结果庇护万灵不算,还放任那些败类残害人族,你说这得有多大的业障?”
夏青阳被说得哑口无言。
的确,他所接触的截教弟子一个个都是个性鲜明极讲义气,也让他生出了很多的好感。
可他接触的都是截教之中精英弟子,本就是根性深厚者。
那么那些无福无德的截教弟子呢?
夏青阳没有去多想……
当年的万仙阵中,无福无德者尽皆灰灰,有福无德者被渡去了西方。
无福有德者如金灵圣母一类,则是上了封神榜保存了真灵,变成天庭正神也成了天道傀儡。
唯有根性深厚福德双全者如云霄仙子,哪怕是对圣人动了手,也依然能够被保下肉身成圣。
多宝大师兄甚至对太清圣人动手,可下场也不过是作为道门的一场算计,被送入佛门当那多宝如来去了。
整个截教从上到下给狠狠地梳理了一遍……结果截教是干净了,真是干干净净的,就连无当圣母这位仅剩的亲传弟子都悄然隐匿不再现世。
愣是等到通天教主心血来潮再以妙法隔空收了个小徒弟,截教才算是又续上了传承。
不过对此夏青阳还是心存疑虑……
他问:“老黄前辈,话虽如此,可师尊与两位师伯之间的争执恐怕还没解开吧?”
“可为何两位师伯会分别给我传下妙法,前辈您也被赐下来助我呢?”
登高 翻譯
杏黄旗的旗面抖了抖,摊开了部分褶子,这才说道:“三清老爷从太古时代就相互扶持,虽有理念不同,可这同根同源的交情又怎么可能有假?”
“小徒弟你先前用的那个‘争执’就很准确了,他们之间的矛盾的确只能算是兄弟间的争执。”
“大老爷清静无为懒得理会一切事务,三老爷则是天性豁达做事全凭喜好,唯有二老爷思虑颇多。”
“是以二老爷常常要为大老爷打理俗务,也要为三老爷做的一些出格事情收拾首尾……次数多了,三老爷难免心中厌烦。”
老黄的话戛然而止,可是其中的内容值得深思。
有些事情不能说得太透,只能让夏青阳去自悟。
而夏青阳悟出来的感觉……
好像是凡人家的三兄弟,老大什么都懒得去做,整天坐那发呆。
然后老三最跳脱调皮,到处惹是生非。
老二命苦,要替老大操持家务,还要替老三各种擦屁股,平时肯定没少说怨言怨语。
如果真是普通人家,那自然是一家人骂骂咧咧继续凑合着过呗……可这是圣人的家事。
于是在某一天,老三的逆反心理上来了,直接顶了苦口婆心的老二一句,然后就负气离家出走了。
估计当时还有个‘一定要混出个样子’之类的誓言。
老二当时应该好气好气,转头就想要向老大吐槽这个弟弟不懂事。
然后图清净老大当时就被老三启发了,机会难得,跟着一起离家出走……这就是三清分家的由来。
至于封神大劫……
应该是老大老二一看老三这样子不行啊,迟早得要栽在自己弟子手里面,于是一起约好了给老三清理一下门户……
谁知道大劫之下圣人也把控不了全局,再加上佛门在旁煽风点火搅风搅雨……结果整个截教都没了。
老三这下脾气闹得大了,简直要翻天覆地了。
老大老二那是拉都拉不住,甚至自己也打出了真火来。
结果闹到后面他们的师尊不得不出来收拾残局,把愣头青老三给罚去关禁闭……瞧瞧鸿钧师祖干了什么吧。
直接给三清一人喂了一粒灵丹,说若是再心生怨怼就毒死他们……这可真是像极了心力交瘁的家长面对闹脾气的熊孩子,用糖豆来唬人的样子。
嗯,道祖的事情不说,想也别乱想,万一被天谴了怎么办?
夏青阳连忙收敛了心思。
他随后又想到了自己的状态……
该不会是,两位兄长看看自家小弟实在太惨了一些,看到小兄弟好不容易又收了一个合适的弟子,然后忍不住都想要给好处来弥补一下吧?
“该不会真是这样吧?”夏青阳觉得自己想得有些美。
谁知杏黄旗仿佛读到了他心中的复杂心理活动道:“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而且你别觉得自己的待遇有多好……当初三位老爷都在昆仑山修行的时候,几位真传弟子那都是能够同时聆听三清讲道的。”
“那时可不会分什么人阐截,真的是三教一家的状态。”
夏青阳听了也是有些怅然。
他有些理解了三清的心理状态了……
对于太清、玉清圣人来说, 或许通天教主就是个需要管教又爱闹别扭爱闯祸的弟弟,而截教这个弟弟发展出来的势力就是个‘带坏孩子’的黑恶势力。
所以他们对截教下狠手在先,回过头来又能对他这个通天的小徒弟多有关照。
至于这些小辈们的感情……圣人老爷们才不会在意。
夏青阳大致上理清了一下思路,他注意到了自己位置的特殊。
作为通天教主的小徒弟,他成为了最特殊的那个人。
太清与玉清圣人都有意通过他来缓解与那闹别扭的上清圣人之间的关系,而上清圣人对此似乎半推半就?
那么……他就真成了一个三教工具人了!
不,应该说是‘三清工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