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人氣都市言情 古穿今: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討論-第一百章 前塵過往閲讀

古穿今: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
小說推薦古穿今: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古穿今:玄学大佬爆红娱乐圈
“爷爷,是谁送你上来的?”安妍突然问道。
景爷爷明明已经去世,死去之人的灵魂居然能上达人界,这本就是触犯阴司条例的,而且是重罪,就好像是上次景康睿和波恩招上来那么多的恶鬼,这些恶鬼下去之后肯定是要承受比之前更重的刑罚。
景爷爷却摇摇头:“我不知道,是地府鬼差通知我可以上来接人,但是什么原因他们是三缄其口,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安妍却感觉到奇怪,按理说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要是这种事情成为常态,那天下岂不是要打乱。
所以她怀疑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猫腻,否则根本不可能。
安妍这么问,也让景伏朔产生了怀疑,景伏朔问:“你在问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照阴司条例,随意翻越生死界,要堕入阿鼻地狱,十万年不得转世为人。”安妍说的非常严肃:“这是东岳大帝执掌阴司之后给定下的条例。”
玄真大陆和阴司的关系一向友好,安妍纵横玄真大陆的时候和阴司的东岳大帝来往过好几次,她深知这个东岳大帝可不是好惹的角色。
执法严明,铁石心肠。
东岳大帝执掌阴司这么多年,可没见过谁能让他破例,甚至让阴魂上来接人这种说法。
安妍此话一出,屋子里的氛围就冷了下来,景伏朔赶忙问:“那怎么办?既然不是我爷爷自己要上来的,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吧,可以查清楚。”
安妍点点头:“这件事颇为蹊跷,爷爷你要是知道其他细节一定要先告诉我。”
景爷爷此时却摇摇头:“我知道的已经都说了,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景伏朔和安妍对视一眼,此时也不知道应该作何感想。
此时,卧室的门忽然被打开,景鸢和景康睿两人一进来,就看见了景爷爷,景鸢由于天生冷静自持这段时间和安妍接触久了已经可以勉强接受了,于是没有很惊慌,只是很惊讶的样子,但景康睿就直接被吓得直接贴在了墙上:“爷爷!”
景爷爷和景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几个孙子孙女站在面前,安妍坐在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就像是一个尊贵的客人。
景爷爷道:“怎么,你们看到我这么惊慌吗,为什么小朔和他的女朋友……”
極品全能狂醫 小說
景老太太立马凑过去耳语了一下。
安妍:“……”
越女劍
景爷爷轻咳一声掩饰尴尬,继续说:“为什么小朔和妍妍都这么镇定呢?”
景鸢对景爷爷突然回魂……应该是回魂吧非常惊讶,但是还好她不惊慌,因为她这些年为景家劳心劳力,根本没有对不起景家的地方。
景鸢道:“爷爷,你是多想了。”
景爷爷冷哼一声,随即看向景康睿:“小睿,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我死了就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是吗,谋害继承人的事情你也敢做出来!”
景康睿瞬间被吓得跪下,景爷爷在景家的权威是深入人心的,所以出了当家人,没有人赶在这位老前辈面前有一丝违逆之意。
“爷爷,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一回吧!”
景鸢也道:“爷爷,孩子还小,犯错正常,还好没有造成很大的损失,小朔现在还在这里好好站着呢。”
景老太太叹了口气:“你不要动怒。”
景爷爷这才道:“我这次上来,不是为了管你们这些后辈的事情,所以一切交由小鸢和小朔做主,你们一个是当家人,一个是继承人,等最多再过一年,小朔就要完全接手家族资产,这些事情一定要稳步的进行,一代人接手一代人的财富,不许出现任何纰漏。”
景鸢淡淡的道:“是。”
安妍此时问道:“景奶奶,你身边那个老中医叫做高大海的,他是个玄术师,他现在人呢?”
“昨晚施完针他就走了,说是要回东南亚一段时间,他这些年尽心尽力,几乎没有说要回去过,我自然没有理由拒绝。”
“回东南亚了……”景爷爷叹了口气:“罢了罢了,都是孽债。”
安妍迅速抓住重点:“爷爷,这个高大海和景家有恩怨吗?”
葬魂门
景爷爷叹了口气:“应该说东南亚的玄术师哪个跟景家没仇的。”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
原来景老太太身边的人还真不是来做慈善想要赚钱医疗费的,是真的有仇,所以这次景老太太中邪晕倒和这个高大海肯定也有关系。
景爷爷有点感慨似的,说起来之前的一代往事。
景家往上数五辈,那个时候景家已经很发达了,甚至在灰色领域都有很大的产业,每年的利益可以说是盆满钵满。
但是树大招风,很快就有人对景家的一路壮大很是眼红,甚至有富豪从东南亚请来几十位玄术师,就像破了景家的风水格局,奈何景家的风水格局是高人指点,可保百世财运,更有龙气镇宅。
这些玄术师想要破局不成,还被景家的风水龙气伤的不轻,当时有些玄术师直接死了。这件事被当时的景家当家人,也就是景爷爷的太爷爷知道后,立刻在灰色领域下达追杀令,用十个亿为奖金,只要杀死一个东南亚玄术师,就可以获得一千万奖励。
这自然是抢破了头,很多中原隐姓埋名的玄术师们立刻赶往东南亚,掀起一波腥风血雨,自此东南亚的玄门元气大伤,一蹶不振很多年。
这件事也的确是让景家完全得罪了全部东南亚的玄术师,这件事当时在天下玄门里引起很大的风浪,后来还是玄门隐世不出的几位顶尖高人出面,这才平息了这场争端。
景家表态不再追杀东南亚的玄术师,这件事也在后面被景家人的可以掩饰,到了景爷爷这一代就知道一点点的表面过程了,当时景爷爷也是当成故事听的。
但是没想到,一百多年过去了,这些东南亚的玄术师们居然还记恨在心,甚至潜伏到了景家人的身边来。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山河萬里在一起討論-158

山河萬里在一起
小說推薦山河萬里在一起山河万里在一起
这几天拍戏羽柯又遇到了困难,这部戏是女主先爱上了男主可是在拍摄过程中羽柯的眼中根本没有爱慕的眼神,情绪气氛怎么也烘托不到位。
这使得冯导很是生气,单独叫来羽柯和裴筠,导演的意思是让他俩抽出一天时间来培养感情,因为爱一个人眼神和身体情绪是骗不了人的。
羽柯抱怨又不是在拍文艺片。
妖孽奶爸在都市
一向严肃的冯导很是不满这就是你工作的态度吗?由于羽柯是老板导演也才不至于骂出来,要是别的小演员早就绷不住开骂了。
最终还是裴筠将羽柯劝离这边答应冯导会在这几天之内培养出和羽柯的感情。
今天剧组特意先拍摄别人的戏分给他两人留出空间培养感情。
在羽柯房间里培养感情的裴筠压力很大,因为身边陪着两个保镖一个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另一个坐在一边桌子上护着羽柯,两人如同杀手一样的气场,还盯着自己每一步举动。
此时房间里一只苍蝇都不敢招摇飞过。羽柯也终于坚持不下去了,长叹口气妥协得了你们俩先出去!否则没法进行下去。
小漆站起身示意毕玖和他一起出去,毕玖临走前指着裴筠警告他你小子不要得寸进尺啊!态度语气十分嚣张。他还是被小漆强行拽走。
两人出去后,房间里的裴筠看着羽柯他突然有些紧张,羽柯也尴尬的看着裴筠解释:“对不起我真的找不到感觉。”
裴筠显得很是可怜,委委屈屈的回答其实你完全可以代入你喜欢的人就是……他忽然凑近羽柯深情的将羽柯揽入怀中吻上她迷人的嘴唇。
羽柯瞪大了眼睛正要反抗时裴筠却放开了羽柯也远离了她的嘴唇,然后微笑着问:“感觉怎么样,是很难接受的吗?”
羽柯垂下眼帘仔细思考了一下刚刚被他亲的时候,自己虽然没什么感觉但是竟然也不反感,证明这个人自己并不讨厌的。羽柯摇了摇头回答:“我还是代入不了,就算我并不反感你的吻。”
裴筠直视羽柯抿起嘴唇,一副看淡世俗的表情说道:“羽柯,我们是演员会演尽世态炎凉和人间情爱,我是这样觉得的,有些感情未必需要天长地久,就连星爷也说过爱要珍惜当下,花堪折时直须折这句话你懂吗?”他一脸的探究渴望。
羽柯点了点头道理自己是懂的,可是自己不想随处折花,所以让自己实施起来好难。
裴筠继续说服羽柯:“你看我是男一号而你又是女一号,既然我们来开拍这部电视剧就该以最好的状态表演对吧?”他思考了一会又举出个例子:“其实我并不喜欢男人,那根本不是我的取向,可是在风语咒的那段时间照样会对肖恩用情良苦的,我是把他想象成自己最爱的人,我们在最好的年龄相遇有机会演一对情侣算不算应该有一段缘分,为什么不在自己最好的当下爱慕喜欢对方呢?”
听了裴筠这些肺腑之言羽柯点了点头,自己确实是太不专业了一直把自己当做老板总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而且自己总认为裴筠在魅惑自己,所以对他始终不会有倾慕的感情,这样没有耐心是拍不好戏的。
羽柯直截了当的追问:“那你每拍一部剧都会爱上女主吗?”
裴筠笑着摇了摇头,突然他神情一滞犹豫的问道:“柯你是不是认为我想和你交往?”
羽柯被人拆穿有些哑口无言。突然冷寂的空气让两人都有些尴尬,还是裴筠先哈哈笑道:“哈哈哈,柯啊,认识你之前我是真的害怕女老板、女大佬,得罪谁都会断送我的事业,可是第一次见到你,我真的第一次考虑过被资本盯上也未必是什么坏事,可是和你接触后我知道自己有些异想天开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我知道,对你好也是因为我爱慕你,想好好和你合作。”
羽柯闻听问道:“你真的只是想和我和做没有别的想法?”看着眼前人笃定的态度羽柯暗忖看来裴筠也并不是想要和自己如何发展,是自己想多了。
想通了一切的羽柯虚心求教道:“那裴筠我该怎么办,才能对你表现出看待爱的人感觉?”
无敌从天赋加点开始
裴筠用手指轻点羽柯嘴唇,含笑柔声纠正道:“你想想你最爱的人是什么感觉?”
羽柯立即想起寒沐那张可爱的脸庞,闪耀星星灵动的那双小鹿眼,突然她眼里就有了神采,羽柯诚心的看着裴筠,还是不能代入,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两张面孔,没有一丝相似的地方。
羽柯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请教道:“除了代入他还有别的方法吗?”
裴筠很是失落:“对不起羽柯没有能力让你喜欢上我”
君风霓歌
他很是沮丧,搞不懂她为什么对那个男孩那么执着连一丝分心都没有,本来觉得短暂和她相爱也算好了的,但是看来羽柯连短暂的爱情都很难施舍。
ARK:游戏新世界
异界人
羽柯很是疲倦了,看来今天是不能继续进行下去,送走了裴筠,羽柯抱着小漆委屈的诉说自己很辛苦,自己也不能见一个爱一个啊,看来自己并不是个多情的人。
毕玖很敏感的感觉到自己是这个房间里多余的一个人,只好默默退出了房间,来到楼下后见到姚月拉着裴筠也在探讨和羽柯演感情戏该怎么演?他便凑过去看个热闹。
只见裴筠很是失落告诉姚月没想到羽柯的铁石心肠,看来她不会轻易的爱上别人,很纳闷的问姚月你见过淳于寒沐吗?
姚月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这个情敌自己未曾谋面,不知道到底哪里那么值得羽柯念念不忘。
毕玖凑过来对着这两个人得意的说自己可是见过寒沐的,而且相处一段时间。羽柯喜欢寒沐也是太执着,不过不用好奇过几天寒沐也许会来这里探班,那你们不就见到了吗?
姚月吃惊追问真的吗?裴筠也是瞪大了眼睛,表示寒沐来的时候一定要通知自己,他好见识一下这个少年的风采,到底是什么那么吸引羽柯,自己要和他学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