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鎮妖司
小說推薦大梁鎮妖司大梁镇妖司
“又一件禁忌物!”
几人看到苏文随意又用了一件禁忌物,心头一紧,顿时不敢接近。
同伴被秩序之袍绞杀,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所以苏文祭出了新的禁忌物,众人心中有所迟疑,不敢妄动。
“往前五步!”
然而苏文却不给他们机会,一声暴喝。
这一声暴喝,苏文动用了儒、法两家超凡秘术。而名门正派的秘术,对黑暗途径的超凡者克制是极其明显的,冷不防之下,两人踉踉跄跄,往前一扑,其中一人很是鸡贼,一手搭在了同伴身上,将其往前一推,自己借力反推,躲开了暗影之门的吞噬。
“啊啊啊……”
被同伴一推,那名超凡者瞬间消失在暗影之门中。
而此时,苏文看到一个红色的大螯从暗影之门那一侧透了过来,他心神凛然,赶紧收起了暗影之门。
“咔嚓”一声,伴随着一声龙虾人的怒吼,暗影之门消失不见,一条大螯落在地面。
“果然是归墟!”
看到地上掉落的大螯,苏文惊出一身冷汗。
他甚至可以确定,暗影之门所开的地方,距离龙虾人的大本营不远。
不然也不至于随便一开,就有红色的龙虾人出现。
红色龙虾人可不是随便就能遇到的。
苏文已经可以想到那位被传送到归墟的超凡者的命运了。
失去了一条大螯的龙虾人,可不会给他逃命的机会。
“那是什么东西……”
看到暗影之门掉落的大螯,原本正在交手的麻东松和侯武规也吓得一跳。
两人都能感知到大螯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光从气息就能判断,断肢的主人,至少也是序列五的超凡生物。
“归墟……不,是兽潮的主人……龙虾人!”
于淳峰失声叫了出来。
他是有看《青山日报》的,关于龙虾人的讯息,自然没少看到。
经过青山日报的普及,世人基本搞清楚,龙虾人是可以通过颜色判断他们的实力的。一头红色的龙虾人,需要人族序列五的强者才能与之抗衡,至于紫色、白色和黑色,除了少数的几位亚圣,以及通过禁忌物将自己实力提升到序列六层次强者,其他人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看到它们就逃命,是最好的选择。
凌如隱 小說
“于刺史好眼力。”
苏文微微点头,甚至随意地踹了地上大螯,表示自己对红色龙虾人也并不惧怕。
不过是一条断肢而已,又不是龙虾人亲自。更不必说,他在母巢的时候,可是龙虾人的座上宾,并不需要看龙虾人脸色,相反的是,一些有后裔小龙虾的龙虾人强者,还会刻意对他挤出笑脸。
“你,你竟有直通龙虾人领地的东西!”
于淳峰声音有些颤抖。
他是越想越怕。
他之前可不知道苏文竟如此危险。若把这小子逼急了,苏文打开传送门,将大量龙虾人引入人间,那后果不堪设想。
于淳峰自然不在乎世人生死,可是……在海量龙虾人的冲击之下,他也不可能幸免,更不用说他女儿于莳了。
“……只是个意外!”
苏文耸了耸肩膀。
暗影之门明明可以开启任意门,可以将人传送到想到的地方去的。
只是没想到在他手里出来意外。
也不能说是意外,被核桃动用过的东西,有点跟描述不一样是正常的。
按照地支的说法,用一段时间之后,暗影之门会变回正常。
只是吧……
苏文并不清楚,暗影之门开启多少次,才会变成正常。而变成正常之后,苏文也不敢随意使用,暗影之门是有一定概率出现意外,导致活人传送失败,就此失踪,不知去了何方的,也有一定概率将活人活活夹死的。
简而言之,不是非常有必要,这玩意是不能随便用的。按照苏文的想法,最好的用法,是把暗影之门打开,然后把敌人推到里面去。
“意外……”
于淳峰咬牙说道:“意外已然如此,要不是意外,你还想召唤来一支异域大军不成?”
他越说越气。
他的愤怒跟苏文是否能引来什么异域大军毫无关系,他是纯粹的妒忌。
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毛头小子,身上竟然有如此多禁忌物!
青山书院也不过只有三十年的历史,哪怕把整个书院的禁忌物都挂在苏文身上,也不可能这么多!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苏文被流放归墟的时候,屡有奇遇,最终收集了这么多的禁忌物!
于淳峰也终于明白,为何百家学派执意要从文灵殿手中夺回归墟,原来好处竟这么多!
“早知道……老夫当什么刺史,做什么官!去归墟镇守二三十年,还不得几库的禁忌物?”
于淳峰心里恨恨想着,认为从前的自己格局实在太小。凭借他的天赋和能力,若潜心在归墟发展,几十年下来,不仅仅会拥有数不尽的禁忌物,至少也是儒家、法家的亚圣强者。
留在人间,耽误了他的大好人生!
真是悔不当初!
“异域大军倒是不可能,不过序列六的龙虾人,出现十个八个,可能性不小。”
苏文老实回答。
“呵呵……”
于淳峰又是一声冷笑。
听了苏文这一番话,他脑海里的杂念倒是消失了许多。
他意识到是自己出现了心魔。
他虽然没去过归墟,可归墟是什么样的地方,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别看苏文一身禁忌物,可苏文的幸运,终究只是个例。
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像苏文这般好运,可以获得这么多禁忌和超凡物品。
绝大部分超凡者,在归墟世界都是苦苦挣扎,对抗那些扭曲的规则,还有横行地下世界的各种土著古怪,还有恐怖绝伦的兽潮。
能够活着离开归墟的强者并不多,而且有很大一部分,离开归墟之后,精神方面也存在一定的伤病,需要漫长的时光才能康复。百家学派之所以坚持缩回归墟,只是觉得诸派学者在人世间为了晋升仪式彼此拆台,导致源源不断的混乱和内耗,有归墟一地作为晋升仪式的主要场地,可以缓和各派关系的同时,还能提升超凡者的战力,最终还能搜集更多超凡材料,提升超凡者数量和质量,一举多得,决定共同进退,最终有了眼下的局面。
“张片瓦,小心一些,老夫为你掠阵!”
于淳峰从小院走出,手里还抡着从苏文手里夺走的朴刀,一步步走近苏文。
麻东松想拦下于淳峰,却被同样缓过神的侯武规拦住:“你的对手是我,老麻,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不然等我们杀死了苏文,你就算有心求饶,大人想放过你,我和张片瓦也不可能轻易放过你!”
“呵呵……刚才你们六个人我都不怕,现在死了三个,就你和张片瓦还有一战之力,于大人此时也就只有死撑不倒的能力,你指望他能带你们翻盘,那是痴人说梦。”
侯武规顿时皱起眉头。
麻东松说的可是实话。六个人增援于淳峰,结果一人叛变,三人惨遭不测,六人里只剩下了他和张片瓦。
而侯武规不信任张片瓦。
同样是跟于淳峰混的,也都是黑暗途径的超凡者,行事百无禁忌,肆无忌惮是正常之事。但生而为人,他们这些人都是有点底线的。
可张片瓦的道德底线,根本深不见底,说他见利忘义,都算是夸他。
就在刚刚,他毫不犹豫地将同伴用来卸掉苏文的超凡之力,摆脱了暗影之门的传送。
刚刚送掉一个队友,要是遇到危险,张片瓦自然也会毫不犹豫地将他给卖掉,所以,跟张片瓦并肩作战可不算是什么好事,甚至还不如自己一人拼杀更放心。
“侯武规,你拖住麻东松就行,我跟片瓦联手,镇压了苏文。”
于淳峰似乎看出了侯武规的踌躇,赶紧一句:“做得到吧?”
“这个自然!大人放心!”
侯武规握紧铁杆,凝重点头。
不过是拖住麻东松而已,这点能力他还是有的!
“苏文……你运气不错。”
得到侯武规的保证,于淳峰走近苏文,语气中甚至带着几分炙热:“我真是想不明白,你在归墟不过半年时间,为何能搜罗得到如此多的禁忌之物……”说着,他提了提手里的朴刀:“这也是你在归墟找到的吧?”
苏文笑了笑。
别看于淳峰看似平静,但心里却十分渴望能够从他嘴里得到答案。
苏文很确定,于淳峰若真的能平安离开大梁国,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前往归墟,开启寻宝之旅。
只是……
归墟的确有异宝,可是……想找到宝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苏文可以确定一点,至少他自己就没有在归墟找到什么宝物,他的暗影之门,秩序之袍和朴刀……都是核桃给他的。
而且核桃的寻宝……说起来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纯粹是打劫了黄衣之王,从玄黄手里敲诈勒索得到的——尽管玄黄手里的禁忌物大部分的确是来自归墟,可鬼才知道,玄黄这一尊分身,究竟在归墟深处晃荡了多少年,才找到这么几件东西。
“莫非,于刺史也想去碰碰运气?”
既然于淳峰想打探消息,苏文想拖延时间,觉得这个话题,其实是可以继续聊下去的。
“老夫只是想增广见闻,归墟凶险,终究不是我这种气血已衰的老年人的天下,呵呵……老了。”
于淳峰一声感慨,然而他脸上笑容还没消失,却已抡起了朴刀,朝苏文劈砍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