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愛拚纔會贏
小說推薦快穿:愛拚纔會贏快穿:爱拚才会赢
“小彤彤,你帮称了爸妈的任务现在应是完成了吧?总该跟我回来吧?”
“我那扇电脑‘另一世界’的大门永远为你而开着,永远等着你。”
回忆着他俩小时候在一起玩电脑“另一世界”,他与她这个伙伴处在一起如何如何两小无猜,如何如何的默契和投入,真是太幸福了。
他个大傻。
“这喜欢是一回事,回来是另一回事。”他知道什么?“小屈,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电脑‘另一世界’的。”
她干脆断除掉他那一念想。
经历了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儿,特别自爸妈离开人世后,她在一夜之间好像想懂想通了许多事:这喜欢是一回事,爱好又是另一回事。
况人不能凭自己的意愿行事。
他一听怔住了,“为什么?难道跟我结婚了,不好意思回归来……咱夫妇一起奋斗……不好吗?”况他俩不是隐婚吗?
若当初她有叙明这点,那他和她结婚倒应考虑考虑。
不是他后悔跟她结婚。
而他不但跟她结婚,也很想跟她在一起——
他想两者都拥有,怎就这么难?
仙女与女樵夫
“不!”她毫不含糊地说:“并不完全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又是什么呢?”
“我虽不喜欢经营集团公司,不喜欢职场上的尔虞我诈,但我父母一手创建的集团公司需要我,我就应主动留在集团公司,与集团公司同生死共存忘……”
他一听不满了:“你个大傻,你进入电脑‘另一世界’,照样可关注你爸妈一手创建的集团公司,你在电脑“另一端”操作,说不定还能干的更好呢!”
“这样,咱俩又能当搭档你又能操作集团公司两不误的,有什么不好呢?”
“况现在是电脑时代,节奏不知比以前快多少倍哩。”
她这叫愚孝好不:想回报他们就该接手他们的事业?
真是太愚蠢了,说不定她的父母亲并不是要她这样的。
他说的她不解,她说的他又不懂,她不得不换另一种说法。“知道我当初为什么答应嫁给你、跟你隐婚吗?”
“不知道!”他像个傻子一样痴痴傻傻的望着他。
她拒绝的快又一下子答应嫁给她,是他始料不到的。
直接现在还像一头雾水的。
她不知道:她能松口嫁给他,令他高兴的忘乎所以。
“知道忠于电脑‘另一世界’的你,能满足我爱好电脑‘另一世界’的需求……”
“还有吗?”比如说:他很想听她说:因你长的帅气,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等等的话。
就像他无可救药的爱上她一样,他才千方百计的找到她,很想给她叙叙旧叙叙情啊爱——
但她就是不说:“没有了。”
三国网游之诸侯争霸
“没有?”这二个字太令他大失所望了。“那你却选择与我结婚?”
“对,没有!”知道他爱她可她就是不松口:“那你是不是后悔跟我结婚了?”
但他哪里知道:她最最喜欢的职业是电脑“另一世界”,可她要干的是接手爸妈的慕氏集团公司。
不然,她内心会不安死的。
这人就是太矛盾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除非你不要我,不然,我这辈子是不会后悔娶你的。”
他能跟她结婚,在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后悔二个字。
打造超玄幻 小说
除却巫山不是云……他这辈子好不容易认定了的她,哪能轻易后悔呢?
慕忻彤!“……”
谅他也不敢!
他从她后背揽着他,心痛地说:“彤彤,咱俩现在已结婚了,你要记住: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在奋斗,而是有个人在你的背后默默地支持你当你的靠山。”
知道她不会轻易松口,他不得不换另一种方式说。
“若你玩腻了职场上的尔虞我诈……你夫随时随地欢迎你来我的身边,咱俩一起玩电脑‘另一世界’吗!不是更过瘾吗?别太苦自己了。”
流放者食堂
至于她的父母亲,若他们地下有知的话,想必他们也是爱着她且能理解他的吧?
“好。”
她答应的无力。
再说,他知道什么?
但凭他这句话,知道他爱她,知道他把爱她排在第一,这就够了。
也是说:他对她的爱就像她爱着他一样。
但谁也不能取替谁,是不?
包括他与她在内。
她说着他又揽着他,她回应他他俩紧紧地揽在一在……
“……”
听到门外扣门的声音,埋在一堆案头上的她,连头也没抬起说:“进来。”
“好的,慕总裁!”她怕打扰她她才扣门的——
没想到她进门后,她还是老样子:继续埋在那堆案头上,忙的不可开交的样子。
她在说与不说之间,没想到还是她先开口了:“有什么事?说!”
原来她心里定着呢!知道她找她一定是有事来着的,只巴不得自己有分身乏术。
“慕总,”一直见慕总始终埋在案头上忙着话儿,真巴不得把案头上的文件替她干:“那件事已有眉目了……”
“芷楠,”慕忻彤听到这句话后,这才放下手里正待处理的文件,抬起头来望着刘芷楠,示意她坐到她身边的一只椅子,“你把调查得来的情况慢慢道来。”
“慕总,好的。”
这样,刘芷楠把她这次调查得来:慕氏集团公司如何在短短时间内,资金像被人为的恣意掏了一个大缺口——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尽管慕忻彤早有所觉察了,可那话从刘芷楠的口里说出来,心里还是听出一擅一抖的。“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好的,慕总。”当刘芷楠一脚迈出慕总办总室大门转过头来问:“慕总,还有什么要安排我干的吗?您就吩咐吧!”
见慕总巴不得能一脑多用,分身乏术处理文件……做为助理的刘芷楠,巴不得能替她分忧。
“你可以先回去,”此事涉及到她家的事,觉得“家丑不可外扬”自己还是慎重点处理为宜,“等我需要的时候再叫你。”
“好的,随时听候慕总的召唤。”
……
她果断地把一张黑卡冻结了。
才不够一刻钟的工夫,黑卡的主人就打电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