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餘燼
小說推薦末日餘燼末日余烬
医院的病房里一下子塞满了十几个伤者。
受伤最严重的雷鹏被放到了手术台上,罗劲抓过一个医生用斧头架着他的脖子:“我只给你说一遍,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手术医生吓得举起了双手:“这位好汉,没有我们宋院长发话,我可做不了这个主。”
“治吧,先给他取子弹!”宋锦财走到了手术室门口看着罗劲吼道:“你给我先滚出去,咱俩的帐慢慢算!”
罗劲识趣地将斧头放下,带着几个轻伤员退了出来。屋里的医生这才开始检查雷鹏的伤势,发现他的腹部被子弹打穿了。
宋锦财离开手术室之后上了二楼,他要给宋瑞和发一封电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电报发过去后,等了十几分钟也没有人回复。
“妈的,这帮泥腿子不会真的把宋瑞和抓了吧?”
他手指头在桌面上焦急地敲打着,抬手看了看手表走出了办公室。
“宋院长,你要去哪里?”罗劲走到楼梯口将他拦住。
“你给我滚开!”宋锦财推了他一把,瞪眼蔑视着罗劲:“你们如果现在想要闹事,我保证这个伤员死在医院。”
“让开可以!”罗劲警告道:“我知道你三号医院是专门贩卖人体器官的,你们的技术不至于医死人。今天我大哥只是挨了一枪,要是在你们医院出了事你可走不掉人。”
“还有,我知道你们医院经常使用假药,他要是有什么后遗症,我还是会找你麻烦。”
宋锦财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走到院子里骑上了自行车。
“真搞不懂,帮主为什么让我们把雷大哥送到这里来!”旁边的工人摇了摇头,满脸愁容说道:“谁不知道,三号医院号称魔鬼医院。”
“没办法,这里近。宋瑞和在我们手里,他不敢乱来!”罗劲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十分害怕。
医院里一个护工走了过来,手里推着小药车喊道:“清理伤口的人有谁,赶紧麻溜的。”
“去吧,都处理一下!”罗劲擦了擦自己脸上的血迹,用手摸了摸头顶。头顶上破了一道口子,血迹还在顺着头发往下滴。
护工拿出镊子夹了一团棉花,在消毒水瓶子里蘸了蘸,在工人的伤口处随意地涂抹着。
“哎哟!”受伤的工人咬牙叫了一声。消毒水咬着手臂上破裂的伤口,让他感到一阵刺痛。棉花一擦,本来干了的伤口再次冒出鲜血。
“这点痛都受不了,还跟人打架!”护工一脸嫌弃地将棉花丢掉,拿起一个药瓶倒了点粉末在伤口上。找来一块纱布给他缠绕上,最后撕开末端打了一个结。
“下一个!”
受伤的工人轮流上前,规规矩矩地排着队。大家好像忘记了这是宋锦财的医院。他们又恢复了对医生该有的敬畏,心里期盼着医生能对自己负责点。
騎貓的魚 小說
工地上…
陈管家手里抱着一个小箱子走到了工地门口,远远看到宋瑞和盘脚狼狈地坐在地上。在他的面前,十几个保镖被打得头破血流。
运气好一点的,现在还有一口气。运气不好的,全身上下无一处好肉,早就没有了生命迹象。
“黄署长,这是怎么回事?”陈管家将小箱子递了过去。自从当管家以来,这几个月已经是第三次往外送金条了。
第一次送到八号别墅,第二次给黄金龙交赎金。好不容易转到宋瑞和手下,今天看来又是赔钱的事。
黄绍虎翻开小箱子瞄了一眼,里面整整齐齐十根金条:“夜枫,钱已经给你送来了,马上放了宋瑞和!”
“小秋,去拿钱!”夜枫手里的剑再次握紧。
秋歌崴了崴脖子,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伸出手来瓮声说道:“拿来!”
“先放人!”黄绍虎将盒子一收。
秋歌盯着他两眼一瞪:“你是想让他死吗?”
夜枫听到这话,手里的剑缓缓抽了出来,放在了宋瑞和的耳朵上。
“给钱啊,快给钱啊!”宋瑞和脖子缩成一团,歇斯底里地喊叫着。
“别!”黄绍虎眼见不对,赶紧将手里的盒子递了过去。他本来是想给自己找个台阶,没想到夜枫根本不吃这一套。
“早这样不就结了!”秋歌没好气地将盒子接了过来,又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夜枫身边将盒子打开。
夜枫低头看了一眼,将手里的剑再次收了回来。
“滚吧,下次别让我再碰到你!”
宋瑞和如蒙大赦,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刚才这一蹲一吓,让他的两腿抽筋。十几米的距离,足足走了一分多钟才到了黄绍虎的面前。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停下来,回过头看了一眼夜枫,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公路边。
“贫民帮,你们等着啊!”黄绍虎扯了扯自己的白手套,用手指指点点转过了身。
碰撞偶像
十几个军警也都收了枪,整齐地转过身去。
“帮主,这些人怎么办?”一个工人指着地上的人。
“找几个人送到三号医院,该治伤的治伤,死了的丢到宋瑞和公司。”夜枫虽然杀伐果断,但也不忍看着这些为人拼命的下人横尸街头。
“你,你们几个!把这些人抬到三号医院去。你们几个,把死了的用三轮车送到宋瑞和的公司门口。”杨松站了出来开始吩咐。
夜枫想起刚才的事情,转过头来将一个工人拉了过来。
凭着自己的印象,这个工人当时眼珠子是红色的。他又在人群中转了一圈,伸手向另外一个人招手:“这位兄弟,你也出来一下。”
所到之处,工人们都转过身来,奇怪地看着夜枫。
夜枫在人群中来回观察,最后将八九个人找了出来。这些人都是刚才在战斗中速度、力量和战力表现不俗的。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战斗中爆发出狼一样的凶残和嗜血。这些人或者是基因变异者,或者本来就是组织培养的基因战士。
“你叫什么名字?”夜枫盯着面前的人眼睛看,发现和正常人无异。
“薛猛!”汉子掷地有声。
夜枫抬头看着大家问道:“你们都是东区贫民帮的打手吗?”
“是的!”在场的人齐声回答,声音非常响亮。
“非常好!”夜枫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头给杨松说道:“你们今天表现得非常不错,以后遇到事情也要勇往直前。贫民帮的名声不是靠人多,而是要有一定的战斗力。只有我们敢于一战,才能够保护更多人。”
“今后不论敌人多么的凶残,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像狼一样扑上去,就可以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
“我想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们这群人就叫血狼团。”
“好!”杨松非常兴奋,高昂着头向众人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血狼团。谁要是敢欺负我们,我们就像狼一样扑上去,咬死他撕碎他!”
“对,给他们干!”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夜枫知道,贫民帮现在挑战的是江湖大佬的利益。但王处长说过,将来的矛盾会转移到十九区政府。成立军队性质的组织非常必要,否则他前面所有的努力,将来会和总裁以前的努力一样灰飞烟灭。
夜枫又拿出了一根金条:“我手上的钱是贫民帮的基金,将来要用来救济更多的穷人。今天大家表现得不错,这根金条奖励给你们。”
至尊神魔
“用不着这么多。”杨松推开了手里的金条:“咱们贫民帮的人只要能吃饱饭就行,这金条你就留着以后用吧。
“拿着!”夜枫将金条放在他手里,回头冲着挑选出来的几个人招了招手:“你们几个跟我去一趟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