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反派的我只想殺青,女主人設崩壞了
小說推薦穿書反派的我只想殺青,女主人設崩壞了穿书反派的我只想杀青,女主人设崩坏了
任务可以重新开始无数次,但自己的女儿只有一条命。
若是那群绑架自己女儿的人真像自己这群保镖一样,那不就完蛋了?
叶凡看着段明那阴沉的脸,知道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
如果不展示一下自己超级强大的力量,必然会被段明开除。
叶凡将手中的彩蛋枪拿出,对着远处射了三枪。
突然响起的枪声,将在场众人吓了一跳。
还不等段明怒斥,高潮的一幕出现了。
叶凡的手腕向下一抖,对着刚才射出的三个位置再次射击。
砰砰砰。
又是三声枪响。
原本正在空中高速飞行的彩蛋,在空中发生了爆炸。
叶凡用后射出的三枚彩蛋,将最开始射出的拦截在了空中。
“这……”
段明,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叶凡这一手给震惊到了。
彩蛋的速度虽然没有子弹快,但想要用枪拦截,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可眼前的叶凡竟然做到了,而且还是一次三发!
“叶凡,你做的很好!”段明将心中的惊骇压下去后,用力的拍了拍叶凡的肩膀,一副很看重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一手,让段明从原本的轻视,变得有些重视了。
看来将女儿交给他保护,是个比较正确的选择。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叶凡淡淡一笑,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哼哼,小小的枪斗术而已,这就将你们给惊艳到了?
如果不是为了低调,我还能让你们看看我是如何躲子弹的!
“不过。”段明话音一转:“你虽然实力不弱,但你的任务是保护我的女儿,而不是与那些杀手厮杀。”
叶凡认真道:“段老板请放心,令千金我一定会保她完全的!”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段明再次拍了拍叶凡的肩膀。
“回去吧,我让巧巧去公司,你们两个见上一面。”
“好。”
再次回到段明公司的时候,董事长办公室内坐着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
女孩身材稍显稚嫩,但脸蛋却无可挑剔,不施粉黛的皮肤,有着寻常女人难以企及的白皙肤色。
“巧巧,这位就是爸爸给你找的保镖,叶凡。”
段明看到段巧巧,眼中满是宠溺。
对于自己的女儿,段明可是非常疼爱,不想看到她受到一丝伤害。
“你好。”段巧巧打量叶凡,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叶凡眼里满是惊艳,绅士的说道:“段小姐,你好。”
临江市真是个好地方,美女如云啊!
怪不得师父会让我先来临江市。
叶凡已经将段巧巧归入到自己后宫的一员。
虽然身材不算玲珑,但该有的地方都有。
而且叶凡相信,在自己超高的按摩手法下,段巧巧的身材必然会迎来二次发育。
“叶凡,悄悄还在临江大学上学,以后你的任务就是在学校里暗中保护巧巧,在她放学后,将她安全送回家。”
“其余的时间你自己支配,工资一个月五十万,这个月的工资先给你。”段明说道。
叶凡微笑着点头:“没问题。”
工资叶凡不在意了。
只要将段巧巧这个可人拿下,段家就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区区五十万工资,叶凡会在意吗?
之后段明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交给了叶凡。
“保镖证我让雪琪下午去给你办,在这之前,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有枪。”段明语重心长道。
“你要知道,华夏可不是海外,对枪支管理非常严格的。”
“明白!”叶凡一脸郑重的点头道。
叶凡已经二进宫了,他可不想再因为一些琐事被抓紧去。
而且叶凡发现,警局的那个冯婉婷好像是在针对他。
那个女人是不是想利用这种方法来引起我的注意啊?
“爸,那我就先回学校了。”段巧巧向段明告别。
“嗯,路上注意安全。”
“叶凡,你也跟着去吧。”
段巧巧和叶凡离开后,孔雪琪有些担忧道:“董事长,他一个人能行吗?”
“应该没问题,刚才他露的那一手,至少在我认识的人里,没人能做到。”
段明眼光深邃的说道:“你去找人给我仔细调查一下这个叶凡,我要他在海外的所有资料,包括来到华夏时做过的事。”
“是,我这就去办。”
……
“叶柔和范菲菲不在,我感觉有些无聊啊!”
秦天明坐在老板椅上,学习的劲头也减缓了许多。
缺少了那种学习被抓到后的刺激后,秦天明感觉枯燥无味。
像极了上学时偷玩手机,和班主任斗智斗勇的场面。
“黄家的驻颜粉这两天应该也快上市了。”
“等他们的驻颜粉上市后,我公司的驻颜粉也跟着一同上,和你们打价格战。”
“到时候黄家亏得连底裤都要卖掉。”
“叶凡,你辛辛苦苦培养的黄家被我这样干掉,不得给我来一千积分吗?”
秦天明看着窗外,低声喃喃。
就在他思索之后该如何拉叶凡仇恨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来电人未备注,而且还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诈骗电话?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调戏骗子玩玩。
“喂,哪位?”秦天明语气显得玩世不恭。
“秦……秦董,您还记得我吗?”
女人的声音非常动听,而且有些紧张。
我这哪知道啊!
不会是我之前在app上约的妹子吧?
那也不应该啊,我的手机号可是受保护的。
包租东 小说
“不记了,你是谁啊?”秦天明有些不耐烦道。
“我是何梦依,倩倩的母亲。”何梦依连忙解释道。
轰!
秦天明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脑袋里扔了一颗核武器。
他人都傻了。
上次自己都在医院里明示了,她不来联系自己,自己也不会去联系她。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还敢主动打来电话。
啥意思吧?
瞧不起我?以为我真的不会对你下手?
“奥——!”秦天明声音拖长:“想起来了,前段时间忙,把你给忘了。”
“你这次主动给我打来电话,是病好了吗?”
何梦依的声音徐徐传来:“是的,病已经彻底好了,而且身子也恢复的很好了。”
“是吗?我不信!”秦天明决定再给何梦依一个机会。
毕竟对方是何倩的母亲。
让他对女主的母亲下手,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